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科幻·灵异 > 深夜书屋 > 第八十二章 一人游二人游三人游(下)

第八十二章 一人游二人游三人游(下)

深夜书屋 | 作者:纯洁滴小龙| 更新时间:2019-08-14 05:17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莺莺已然开始消失了,周泽走到书店门口,推开书店的门,走了出去,再回头,赢勾已然出现在了自己身后。

    “陪我走走。”周泽开口道。

    赢勾继续不语。

    周老板也是觉得有趣,这时候知道自己是个结巴所以不好意思说话了?

    以前怎么没见你这么腼腆内向呢?

    但周泽还是怕赢勾没听清楚自己的意思,稍微弯下腰,指了指赢勾的jio,

    “用脚陪我走走。”

    陪人散步,得跟在一起,一步一步地陪伴。

    而不是我走出去五十米后,

    你,

    BIU!

    一下子出现在自己的身后或者身前。

    这不叫散步,这叫放牧。

    赢勾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周泽则是回过头,看向老书店的门口。

    姑妄听之,如是我闻。

    两块牌匾在大雨中不停地被冲刷着,

    唉,

    以前的自己还真的挺文艺范儿的。

    许是当时刚刚“复生”,心里总有一种天涯漂泊人的孤单感吧。

    周老板迈开步子,继续往前。

    已经分不清楚到底是现实还是虚拟了,原本周围的东西,假的都很假,但现在却因为赢勾的出手,真真假假,还真分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只知道走了没多久,脚下的水泥路,就开始变得泥泞起来,四周,也开始有槐树在极尽着伸展着诡异的身姿。

    可惜里面没有那种钻在大树里的布景人员,否则周老板说不得还真得给他们弯腰表示一下感谢,辛苦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些布置,终究还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。

    再恐怖的氛围,再多的悬疑铺垫,

    对并行着的二人来说,

    都没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可能,对于这个世上绝大多数人来说,他们二人,反而是这世上最恐怖的存在。

    至少,地狱里的亡魂们,肯定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我来过这里。”

    周泽开口道。

    赢勾继续沉默。

    周泽伸手拍了一下赢勾的后背,

    “喂,说话。”

    赢勾侧过头,看向周泽,不耐的表情,早已经写在了眼神里。

    大部分家里养狗的人时间长了都会有相似的感觉,

    我能不睡懒觉早早地起来去遛你,已经是对你极大的爱护和退让了,

    你还要咋滴?

    “行吧,行吧。”

    周泽也放弃了让赢勾陪自己一路走一路抽烟打屁的想法。

    其实,本着时日无多……事实上可能连这个“日”都早已不满的前提下,想给自己多来点回忆什么的,但看铁憨憨的态度……

    可能对于铁憨憨来说,死,就死呗。

    若是一定要死前来点抒情的,来点动人起鸡皮疙瘩的戏码,

    赢勾选择提前死亡。

    泥泞的地面又慢慢变回了水泥路,只是这下面的水泥路和城市里的路面状况有着极大的差距,明显粗糙了不少。

    再向前看,

   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

    一堵高墙,

    已经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墙,很高,倒不是什么地狱里的城墙,因为上头还有探照灯,上端边缘位置还有铁丝网电网这类的布置。

    而这些布置,在地狱里,是用不上的。

    “没路了。”周泽感慨着。

    他其实真不知道下面会出现什么,本就是兴之所致地随便走走罢了,且在铁憨憨加了一脚之后,这似梦似幻的情景到底会如何发展,也早就已经脱离了周泽的掌握。

    赢勾走上前,

    抬起脚,

    大有一脚将这堵墙直接踹塌的趋势。

    周泽忙伸手,拉住了赢勾,制止了他这么做。

    就像是小孩子去游乐园,总想着多玩一会儿再回去,回去还得写作业,还得去上学,还得去上补习班,多无趣。

    能赖一会儿,是一会儿。

    紧接着,

    在赢勾的目光里,

    周泽开始了……爬墙。

    指甲可以很轻松地嵌入到墙壁里,外加自己的身体素质早就非普通人可以想象,所以爬墙起来比蜘蛛侠还要方便。

    爬着爬着,

    周泽看了看身侧,看见了赢勾。

    不过,

    赢勾不是和周泽一样爬墙,而是直接走上来的,身体和墙壁呈90度角,就这么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等到爬过了墙壁,跳进去之后,周泽才明白过来这是哪里,这是监狱。

    没记错的话,还是通城监狱,当初老张还带自己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自己最近的,是一个面积不算小的一层建筑,应该是监狱里的图书馆。

    “喂,这到底是我安排的还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散散心而已,把自己散到了监狱里,有这么散心的么?

    赢勾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设计的?是随机的吧?”

    图书馆的门,没锁。

    当周泽推开门后,

    看见整整齐齐也擦拭得极为干净的一排书桌的中央位置,

    竖立着一支钢笔。

    那支钢笔就像是一条准备迎接主人回家的狗,自己都已经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可没想它。”

    周泽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虽说煞笔还挺可爱的,但自己对它,其实也没什么感情,至少,不至于要等到今晚自己上刑场之前还要特意见一面告别的地步。

    钢笔飘浮了起来,于空中转了好几圈,然后疾驰而来。

    最后,

    钢笔停在了周泽的面前,前前后后,不停地来来回回,像是在示好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……”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

    周泽还是伸手在它笔身上摸了摸。

    “喂,还记得么,当初要不是我先喊出了它的名字,你说不定早就把我给吞掉了。”

    曾经刚开始的一段时间,周泽和赢勾之间的矛盾,不可谓不大。

    站在周泽的角度,他不求自己能和半张脸那样,diao炸天地出去自立门户,至少得让自己还是个自己。

    而赢勾当时,对于这种狗打欺主的倾向,也很是反感。

    好在就在那个时间点上,面对煞笔的攻击,周泽先喊出了它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能当初制造这支笔且给这支笔取名字的那位存在,也没料到,在他那个年代,还挺酷炫的名字,在千年后,居然会被赋予一层新的含义。

    得亏有那支笔,在赢勾最暴躁的时候,帮周泽封印住了赢勾,不然周泽觉得自己现在是否存在着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而赢勾的目光,则落在了这支笔上,似乎陷入了某种沉思。

    周泽把钢笔拿在手上,特意在赢勾面前晃了晃,道:

    “气不气?”

    赢勾看了看钢笔,又看了看周泽,脸上,倒是没有丝毫生气的情绪,只是双手负于身后,微微抬起头。

    周泽耸了耸肩,将煞笔松开。

    煞笔飞到了前面,画了一个门,且主动地帮周泽把门给打开。

    周泽走入了门里,

    门里依旧在下着雨,

    前方,

    则出现了一面亭子。

    亭子里,

    一个白衣男子正坐在那里饮酒,

    桌上没什么菜,只有酒,配着雨水当下酒菜,虽然看起来寒酸了一点,但至少人家在意境上是胜利了的。

    周老板和小机灵安律师不同,

    他也没那个兴趣去特意查末代府君到底是哪个朝代的人。

    其实,眼下,以及以前末代府君一直呈现出来的形象,当真是魏晋风流,毕竟,那个年代,上层人士是穷尽一切心思地在拼命装逼;

    同等家世的条件下,谁能把逼装得好装得清新脱俗,谁就能上位,谁就能有更好的前途。

    而末代府君,很显然是其中的集大成者。

    亭子里,在末代府君身边,还有两只小猴子在忙来忙去。

    一个在忙着温酒,一个则是在忙着磨散。

    白衣男子似乎也没看见周泽二人,又或者是哪怕是看见了,却故意当作没看见。

    至少,没像以前那样,请自己进去喝酒吃肉了。

    呼,还真是现实啊。

    对方没邀请,周泽也懒得往前去凑了。

    回过头,自己身后,刚刚进来的那扇门,已经不见了,脚下,则是万丈深渊。

    自己此时,正站在泰山之巅。

    说实话,周泽也不清楚,自己灵魂里的那座泰山,到底有没有被末代府君收回去。

    当初那座泰山,可是帮了自己很大的忙。

    一手赢勾,一手泰山,

    谁要来对自己进行夺舍或者进行精神攻势手段,周老板都是微笑欢迎。

    忽然间,

    山里起雾了,

    这雾气来得很快很快,将四周的一切给全都包裹了进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

    在雾气里,出现了一道道橘黄色的光亮。

    “嘀嘀嘀…………嘀嘀嘀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汽车的鸣笛声自周围响起。

    雾气,也在逐渐地淡去。

    这一下子,

    是又回到了城市的街头。

    只是,

    正当周泽准备继续往前走,继续随遇而安时,却发现前方电线杆下,有一种很不协调的感觉。

    光与影,在那里,产生了扭曲,明明没什么不对劲的,但就是让人很不舒服,像是一块白色的桌布上,被点上了一滴墨汁。

    周泽走上前去,蹲了下来,把手,放在了那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哗啦…………哗啦…………哗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像是,有什么东西在下面蠕动。

    周泽回过头,看向依旧站在自己身边的赢勾,问道:

    “这是彩蛋?”

    赢勾走上前,一脚踹了过去!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踹的,自然不是周泽,而是这下方的一块区域。

    “哗啦!”

    像是拍电影时,绿布被撕开。

    周泽看见了靠坐在电线杆下的半张脸。

    半张脸双目泛红,脸上挂着一种让人难以捉摸的神情。

    尤其是脸上的那道黑色的脚印,是那么的清晰。

    “呵,遛弯儿呢?”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