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·穿越 > 隋唐大猛士 > 第1330章 六元及第

第1330章 六元及第

隋唐大猛士 | 作者:木子蓝色| 更新时间:2019-08-28 01:52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洛阳。

    城北,上东门内积德坊。

    河北道进奏院便设立于此坊内,此坊居于城北,就在上门东内,南邻漕渠,位置紧要,交通方便。

    一大早。

    河北道进奏院主事刘琮就让人于坊内的河北会馆、范阳会馆以及诸客栈等,遍邀今年河北道参加科举会试的举人们到进奏院。

    做为河北道的驻京办事处,河北进奏院也属于官府衙门,他们由地方提供经费,在京的任务便是掌承转诏敕及朝廷各部门公文于诸路,并转呈章奏,分送文书至朝廷各有关部门。

    此外,各道地方官员入京朝集时,也在进奏院住宿。平时他们还承担着联络对接朝廷中央各部门,并打探一些朝廷动向等的任务。

    今年是第一次科举会试,大比之年,各道对于此次科举都很重视。而河北道进奏院做为河北道在京的代表,当然早就接到河北地方官员们的招呼,要他们好好代为招待家乡的举子们。

    “刘主事,马解元到了。”

    刘琮一听说马周到了,连忙亲自出迎,他虽是个八品主事,马周还只是个举人,可马周如今可是状元大热门,多少宰相公卿想招他为婿,毕竟这位早就得皇帝欣赏看重,本要授他为御史之官的,可这位非要亲自参加科举,坊间传言,马周是内定的状元郎。

    这样的家乡士子,刘琮自然得认真对待。

    进奏院门外。

    马周为首,河北道此次参加会试的九十名举人已经来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哎呦,家乡的麒麟才子们,快快有请,让本官代表我们河北道的父老乡亲们,为你们祝福。”

    此次会试,是有解额的,总解额是两千三百人,比原定的还要多些。但并不是每道解额相同,洛阳和长安、范阳等六京,便是单独于诸道之外,洛阳解额一百二,其余五京每京解额一百。而如河北河南河东关中这四道,每道解额九十,而山东、淮南、巴汉、剑南每道解额八十,另外如辽西、辽东、安东、陇右等诸道,也是解额递减,陇右道解额七十名,而如云南道,解额只有二十名。

    这种解额限制,其实也是与此时的人口数量等有关,中原人口众多,读书人也多,仅一个洛阳府下二十余县就有数百万人口,其中读书人比例也是最多的。而如遥远的边疆之地,人口少读书人也少。

    进奏院里,刘主事为举子们先送上一盘菜。

    “这是飞蝗腾达,这是状元红。”

    刘琮笑指着那盘烤蚂蚱,然后端起一杯酒,“预祝大家会试高中,从此一路飞煌腾达!”

    他还特意向马周敬酒,“人人皆言今科宾王兄必高中状元郎,请!”

    炸的金黄的蚂蚱一串串摆在盘里,举子们看着都是笑意,这确实是好彩头,事实上现在洛阳街上到处都是卖各种蚂蚱蝗虫的,什么煎煮油炸,士子们最喜欢吃的就是这飞蝗腾达。

    兆头好啊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么串在一起,怎么看都是节节高升啊。

    对于河北道的考生们来说,他们在本次科举中是很有优势的,总共两千八百名考生,河北道就有九十个解额,而范阳府因为是北京,故又单有一百个解额,如此一来,原来河北道这块,实际上是有一百九十个解额的。

    相比起如云南一道总共才二十个会试资格名额,河北道的考生显明中进士的机率更高。不过相比起来,每一个能够获得解额的举子,那都是在本道尸山血海里才杀出来的,确实都是佼佼者。

    吃了飞蝗腾达,喝过状元红,刘主事又亲自带着早就准备好的锣鼓队,一路敲锣打鼓的把本道的九十名举子送往贡院考场。

    他给每个举子都准备了一匹大马,每人胸前还戴上了大红花,前面还有进奏院的人帮忙开路。

    这一支队伍走在长街上,引人注目,让河北举子们提前过了一把高中进士后的游街待遇。

    今年的会试,在二月初九、十二、十五三天举行,故又称为春闱。

    考试由礼部主持,本来一开始是吏部要争取主持的,后来皇帝还是把这项任务交给了礼部。

    得到主持会试的资格后,据说礼部上上下下都高兴不已,甚至还动员了礼部小金库给所有人都发了笔奖金,以示庆贺。

    皇帝钦点了会试的正副主考官,其中主考官为四人,副主考官为九人,四名主考为中书右侍郎房玄龄、尚书左仆射杜如晦、门下左侍郎魏征以及含元殿大学士温彦博。

    九名副主考,也皆是三品以上紫袍大臣。

    四位主考官,皆为宰辅,可知皇帝对此次考试的重视。

    两千三百名取得解额的举子在京参加礼部会试,六京二十余道加上国子监的学生,要在此角逐出二百三十名进士。

    十取一。

    虽然比起秀才的三十取一,举人的二十取一,这无疑还要录取率高些,可能走到洛阳贡院的这两千三百人,哪一个不是了得的考生。就算是从国子监中取得解额的那八十名举人,那也是从一万多名同学中厮杀出来的。

    国子监一万二千余名学生,因为多是贵族官员子弟,所以八十个解额竞争一样十分激烈。

    考试分为三场,三日一场,所有考生皆在同一个贡院考场。

    进去前要搜身,不得携带任何东西进入,连身上的衣服都不准带入,统一由礼部发给衣服被子、纸笔墨砚,甚至是蜡烛等。

    每个考生在贡院里有一个单间号房,考试时吃住都在这个半封闭的小号间里,不得离开,吃喝拉撒睡全在里面。

    贡院外更是早早就由禁军封锁,任何人都不得靠近。

    连给考生们送的饭菜,都是由封闭在贡院里的禁军负责。

    考完卷子上交后,交给专门的抄卷人负责对卷子进行抄誊,然后糊名。最后送到阅卷官员那里的卷子,根本不会再有丝毫考生信息透露。

    考官们根本不知道阅的卷子是谁的,名字全被封住,甚至所有字体都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而且所有的考卷都是要交叉审阅,最后还要再交给四位主考官总裁那里,对每份卷子一起审核。

    这最大可能的避免做弊的可能,绝不会再出现如隋朝时科举那样,考官以考生的身世、名声等为主要依据来录取士子,故此今年科举的士子们,也根本没有必要如以前那样,到处去拜访那些贵族高官或名士们,投自己的诗赋干谒以求名。

    会试考试后进士不定排名,只是录取二百三十名进士。

    至于排名,得由最后的殿试上皇帝钦点。

    一连数天的紧张考试过后,考生们出来了,但贡院依然封闭着。

    阅卷的三十名同考官、九名副主官、四名主考官,还有许多负责誊写、糊名等的吏员们,都还封锁在贡院里。

    十三名主副考官,经过连续三天的商议之后,终于评出了最终的二百三十份进士卷。

    “就按这个顺序揭去糊名,上呈天子吧。”

    虽说会试后进士不定排名,但说的是正式的排名,在殿试考试出来前,其实会试阅卷后也会定一个第一名,称为会元,其余皆称贡士。

    “请秘书监、内侍监、殿中监、礼部尚书、御史大夫前来,一起开启封印!”

    五位紫袍大臣进入贡院,他们负责监督见证,亲眼见证试卷糊名打开,同时调取原卷核对。

    “快看看会元是谁!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马周!”

    五名大臣没有参与阅卷,但也都估摸着这次的会元极可能是马周。

    当那份被判定为会元的试卷糊名揭开之后,上面的名字显出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“果然!”

    “真是马周马宾王!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,了得,这已经是连中五元了,金殿之上,只怕还要再中个状元,这是连中六元啊!”

    “六元高中,此子将来必为宰相,前途无量啊。”

    连房玄龄也忍不住对杜如晦叹道,做为隋朝时的进士,房杜二人也是科举出来的,可当初的科举跟这次的科举那是完全不同啊。

    若是按现在这样的流程规矩,他们都不知道,若是除去自己家族的名声后,自己还能不能高中进士。

    如马周这样,能够一路五元的家伙,真是太逆天了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此子陛下授他八品他不肯,确实有本事。”

    秘书监王珪等又把马周的原卷对照了一下,发现马周的字其实更好,全卷没有半处错别之字,也十分干净整洁。

    “把这二百三十张原卷,呈送圣人吧!”御史大夫张仪臣说道。

    一封封试卷再次被封上,盖上了十三名考官的印章,还有五位监督大臣的印章,然后由禁军大将亲自护送入宫,呈递圣人面前。

    罗成见到这一箱试卷后,没等的急去看奏疏,而是直接询问,“定的谁是会元?”

    “河北士子马周马宾王,十三位考官一致判定他的试卷为会试第一名,无人异议!”

    听说马周真得了会元,罗成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这个马周,还真是没让朕失望,很好,打开箱子,朕要看看他的卷子究竟写了些什么!”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