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赝太子 > 第二百十六章 镇南伯

第二百十六章 镇南伯

赝太子 | 作者:荆柯守| 更新时间:2019-08-27 08:16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是,主公!”野道人立刻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等下,简渠现在住客栈,你去送些薄礼,生活用具就可。”说到了礼物,苏子籍突然想起了这事:“顺便把钱之栋的消息告之。”

    简渠平安抵达到了京城,由于苏子籍自己住在出租房,又是夫妻住,自然不好打搅,于是就住了客栈。

    并且这时举人云集,好的客栈都住满了,只得去了一家差的,苏子籍看过一次,觉得连被子都是潮湿,于是吩咐带上生活用具。

    野道人满口答应了,又商量了几件事,野道人随后告辞。

    苏子籍这才找了机会,倚窗而坐,再次打开木匣,取出五册,快速读了起来,只听“嗡”一声,半片紫檀木钿就浮现。

    “发现孟忠青的‘簪花文集’,是否汲取?”

    “发现徐少良的‘听海集’,是否汲取?”

    “发现张仲庸的‘柏溪文集’,是否汲取?”

    随着苏子籍答“是”,每读一位文集,会有一股清凉直灌下来。

    “【四书五经】17级,12626/17000”

    上次升到17级时,升级之后,只有109的经验,而后面听课,陆陆续续,才只涨了50点经验,称得上是缓慢了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几册下去,一下就获得了1万2千多点经验,饶苏子籍早有心理准备,仍忍不住又高兴,又有点遗憾。

    “果然,前朝三大贤这级别,估计也在17级左右——怕是以后再也没有这种经验了。”

    前朝三大贤那样的人,一个皇朝才出三个,哪里就能再遇到这样的机会?

    就是有,也多半被当做家族镇族之宝,轻易碰不到了。

    而且,就算是三大贤,也不能使自己升一级,别的圣贤之书,经验也不会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这时,智力18,带来的强迫经验+3或+4,就更可观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现在读完一篇才有一次经验,可贵在源源不断,升18级,甚至20级,就全靠它了。”

    苏子籍这里叹着,之前少年上了牛车,一个四十多岁男人,刚刚睁开眸子,从静坐中醒来。

    牛车这时已在行出一小段路,重新停下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了。”他淡淡看少年一眼,“看到苏子籍了?”

    “回您的话,看到了,的确传闻所说,是个翩翩佳公子。”少年此时十分乖巧,与方才爽利活泼模样,简直判若两人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男人点首。

    少年恭敬地捧着又一个木匣子,双手递到男人面前,并小心翼翼打开。

    这男人从匣子里取出薄薄一册,不是别的,正是刚才少年对苏子籍说,久寻不到的,张仲庸的《柏溪文集》下册。

    男人只用手在书册上轻轻一抚,靛青色的封皮上,竟就这样出现一个光影,可隐约辨出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而随着光影渐渐清晰,苏子籍在里面倚窗而坐的模样,就这样出现在了男人的眼前。

    男人看着,轻叹:“京城施法不易,连我都得用着媒介。”

    第一眼见了,也忍不住叹着:“此子姿态之佳,连我都得赞叹,当年太子仪表不凡,宛是玉树,此子不在太子之下。”

    又凝神观察,蹙眉沉吟:“此子气数的确有些,只是和他的身份比较,却还稍嫌薄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咦,似乎又有些眼熟。”

    男人捋着胡须,回想:“我以前看见钱之栋时,给我的感觉就差不多,虽属龙种,却还未成气候,最多算是一蟒。”

    “而欲要成龙,蟒蛇到蛟,蛟化为龙,看着简单,实则隔着天堑一般,极难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可仔细分辨,又不是,这已经是一条幼龙!”

    “只是这幼龙又好生眼熟。”

    还要细看,苏子籍身上骤起一处白光,遮掩了所有的异相,让这个男人一惊,惊叹:“此子文气,何以如此之盛,简直差一点就可入圣!”

    整个皇朝才出来的前朝三大贤,若论文气,也就是这样了吧?

    或浓一些,但也是真正老年桃李满天下时文气凝聚,而无关本质,这个苏子籍才多大,过了年也才十七岁而已!

    心中的惊讶,简直令他的心,都有些乱了。

    中年人忍不住掀开车帘,朝皇城方向看了下,轻声:“五六年,怕此子来不及成为太孙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又冷冷一笑:“皇城里那位,夺了儿子的天命,还想夺儿子的寿命,这哪可能?要是早早把天命还给太孙,自己当太上皇,或能延寿几年……”

    现在就看是要命,还是要权了,才想着,木匣子里的书就无火自燃,一下烧了起来。

    中年人闷哼一声,取出了手帕咳嗽下,手帕上就一点血。

    少年惊讶看着,捂嘴才没出声。

    “反噬这样快,看来是上次受了教训了,走吧。”男人可惜说着,一挥手,快速燃烧完的纸灰,就被风卷一样,直接飘起窗外,随风而去。

    前面驾车的人应声,牛车随即离开,眼见着那点纸灰直接飘到一里外落下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人,你去哪?”少年又问着。

    “去镇南伯府。”中年人无所谓的说着:“我原本不得不分化三尸,才避过了天谴,但也不得不隐藏身份,十几年不能见天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一尸已遇劫,消了罪孽,我就可以活动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镇南伯本是我的同族血裔,现在第三子似乎叫谢曜文?”

    “是,二子是庶出,谢曜文是嫡次子。”少年立刻应着,说到了这里,觉得有些毛骨悚然,竟浑身打了个寒颤,低眉说着。

    “就选他了。”中年人冷冰冰说:“若不是我的支持,当年一个潦倒之人,哪能逆天改命,当上镇南伯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又有点可惜,不过也没有办法,让人当到伯已经是极限,再上就太显眼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是镇南伯府还债之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准备下,先下了暗手,现在年纪不符合,要是能消了三尸,我的年纪就和他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子之事我参与,太孙,我也总得参赞一二,不能让太孙唱了独角戏。”中年人带着笑:“这也是我对你帮我消了三尸之一的回报。”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