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武侠·仙侠 > 一品修仙 > 第六七五章 果然走不了,这是侮辱我智商

第六七五章 果然走不了,这是侮辱我智商

一品修仙 | 作者:不放心油条| 更新时间:2019-08-27 05:30 | TXT下载 | ZIP下载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虚空中,一座座漆黑的倒金字塔,融入到背景色里,上百万里的虚空,仿若什么都没有,阵群只维持着最基本的防护,在战场的方向,有些天赋异禀的人,便能看到前方仿若有一张巨大无比的大网,拦住了所有从战场前往第二层的去路。

    而外层战场,如今也变得死一般的安静,交战已经结束,连尸体都已经见不到一具了。

    一头形如虬龙,身长上千丈,身体却是黑雾组成的异类,游走在战场上,它顺着那张大网的边缘,一路游走,很快就在一处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里原本有一个破洞,构建出这里的那三座倒金字塔被人破坏了核心位置,可是如今,却已经修复了,看起来跟以前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黑雾组成的巨大虬龙,张口吐出一个印满了符文的黑色金属碎片,碎片融化了之后,慢慢的融入到虬龙的体内。

    而后巨大的虬龙,身形骤然崩碎,幻化成无数只有手指头粗的黑雾小蛇,慢慢的靠近到那张大网。

    一层微弱的神光一闪而逝,这无数黑雾小虬龙,无声无息的穿越了界限,进入到阵群防护的范围。

    这些小蛇仿若露出了残忍的微笑,任凭他们的身体,在虚空中慢慢的向着前方飘去。

    不知道多久,这群汇聚成一片黑雾的小蛇,慢慢的靠近到其中一座倒金字塔,就是秦阳之前修好的三座之一。

    原本的修复,也只是在原来的基础上修复,却非重建,如今,那些异类,得到了原本属于倒金字塔核心的碎片,融入之后,再加上本身天赋异禀,从碎片归属的这座倒金字塔潜入进来,已经不会引起这里的警戒反应。

    这群小蛇慢慢的靠近到倒金字塔,重新汇聚成一条巨大的黑雾虬龙,张口喷出一股黑雾,冲向了这座倒金字塔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这一刻,倒金字塔核心的地方,一枚符文亮起。

    圆!

    借助整座倒金字塔的力量,一层乌光覆盖在倒金字塔表面,那些喷来的黑雾,被完全抵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而后又是一枚符文亮起。

    镇!

    古老而神秘的力量,得到了加持,属于这枚符文最原本的力量,被尽情的绽放。

    嗡的一声嗡鸣,方圆万里之地,所有的一切活动,都被强行镇压,巨大虬龙的身体,如同被定格在那里,化作一张栩栩如生的画作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还有另一枚符文亮起。

    荡!

    一层涟漪从倒金字塔的表面扩散开来,那似是平静水面上,轻轻泛起的涟漪,慢吞吞的扫过之后,那头巨大的黑雾虬龙,便似一张让人不甚满意的线稿,被人大手一抹,从头到脚,一点一点的消散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一切又恢复了平静,倒金字塔也重新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秦阳在第二层又待了一些天,他发现这里有很多东西,都是大荒没有的,机会难得,又没有限制他不能看什么,他便加紧时间去找之前没看过的书看。

    还有,他参加了一个简单的葬礼,没有尸身,没有棺材,只有一个盒子,放着赤鸾曾经的衣裳,面前弄个衣冠冢。

    对外宣传的结果,是赤鸾牺牲了,如同之前那位阵师,对外说的,也是牺牲了。

    参加完这个简单的葬礼,秦阳准备离开的时候,紫鸾找到了秦阳。

    “秦先生,这个你看一下。”紫鸾递给秦阳一枚玉简。

    玉简内记载的便是他修过的那座倒金字塔,那里出现了一头巨大的黑雾虬龙,但这倒霉催的家伙,想骑脸给倒金字塔来一击狠,却没想到,倒金字塔打了个喷嚏,就把它喷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的?”

    “昨天。”紫鸾拿回玉简,仰望着秦阳:“有异族能无声无息的潜入进来,没有引起任何警戒,说明我们的防护出现了破绽,幸好有秦先生做了预防,不知秦先生可否再留一段时间,帮忙将这里的阵群加强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紫鸾似是有些不太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其实我已经去看过了,别的地方倒罢了,可其中有六枚上古符文,我却根本无法看懂,也无法掌握,连临摹都极为困难,只能请秦先生再帮帮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姐知道么?”

    “大姐知道,只不过,出现了破绽,大姐正带人去巡查整个阵群,大姐说,秦先生是自己人,不用非得亲自来表示诚意,那样太见外了,是把秦先生当外人,所以她让我来问问秦先生的意思,若是秦先生还有要事,也可以先送秦先生回去,等秦先生什么时候闲暇了再来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对,咱们自己人,不用太客气,加强一下而已,没事,多大点事啊,咱们现在去都行。”秦阳忍不住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这么久了,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说,咱们是自己人,看人家这话说的,听着就让人舒服。

    跟着紫鸾一起走出了基地,秦阳随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“出了这么大事,大家都知道了么?”

    “没,大姐说暂时不用说,现在除了我和大姐,就只有秦先生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阳点了点头,再问了句:“新帝出关了么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据说还要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走出了基地,秦阳遥望着前方无垠虚空,漆黑的背景下,隐约能看到星辰闪耀。

    心底暗叹一声,之前还真没想错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次的事,肯定没这么简单,巡天使里的阵师,又不是只有那一个,只不过那个人的位置比较关键而已,从来都是不上前线,不进入战场的。

    纵然再有事,也不至于沦落到必须找外援的地步,巡天使里的强者,最弱的都是道宫,而且这里的典籍收藏,再加上可以肆无忌惮的实验,这里的阵师,水平再差,放到大荒,都绝对是个大师级人物。

    他来了一年多了,除去啃书的一年,在这里溜达的时间也有一段时间了,但他一个挂着阵道大师头衔的人都没见到,之前的事肯定没那么简单,只是死了一个大师。

    而那位大师,也是以鸾为后缀的代号。

    其他阵师,没有一个是这种代号的,若是他们都没死,如今的局面,就只能说明一件事,血鸾在关键地方,根本不敢相信他们。

    如今的结果,便成了秦阳这个外援,成了这里最被倚重的阵师,或者说,是唯一一个可以接触关键地方的阵师。

    自己的真实水平如何,秦阳心里还是有数的,到目前为止,估计撑死也就是六层楼吧,比张师弟起码差一层楼,比之蒙师叔,保守差两层楼,而秦阳还记得,盗门的藏经楼,可是有九层的。

    这水平在大荒当得起大师之名,可若是以阵师的身份来担担子,明显是担子重了,他有些担不动。

    所以,之前秦阳就觉得,不是他想不想走,而是他能不能走得了。

    他猜,后面肯定会有什么事,把他拦下来,让他走不了。

    回了大荒,到了神朝,他就真的一点危险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势力越大的,现在越是不敢去招惹秦阳,虽然秦阳没什么敌人,都是朋友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外层空间有什么事,秦阳随时可以来,弄完就可以随时走。

    可在这里,他这个唯一可以被信任,可以接触任何记载,去任何地方的阵师,就没这么安全了。

    这里是外层空间,抵挡所有异类、妖邪、魔头、巨兽的第一线,什么事都可能会碰上,什么危险也可能会出现。

    他在这里,可能会死的,他死了,巡天使目前可以完全信任的阵师,说实话,真没了。

    只是秦阳没想到,拦下他的是紫鸾,还是因为有异类潜入进来,他之前顺手加强的地方,起了大作用。

    当时也是突发奇想,反正再怎么加强都不为过,怎么阴狠歹毒都没事,他就想到了,当时在上古地府的一处建筑残骸上得到的六枚符文。

    这六枚符文,本身都是依附在防护建筑上的,那他加在倒金字塔上,倒是也挺合适的。

    有倒金字塔为根基,那六枚符文能发挥出的威能,肯定远超他自己徒手利用的力量,毕竟,那六枚符文本身就应该这样用。

    如今顺理成章的,这种加强,也只有他会,只能他来,只是顺手加强一下,不费什么事,他还真没法拒绝。

    当然,秦阳不是觉得紫鸾有问题,血鸾来请他帮忙,本身也没问题。

    有问题的只是,他在回去之前,被拦下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赤鸾死了,他超度完成之后,他就得出一个结论,内奸十有八九还没死,或者说,还有内奸。

    谁说内奸只能是一个?

    是内奸想让大家都这么想的吧。

    秦阳以神为饵,孤身犯险,终于引出了内奸,然后与内奸周旋拖延时间,等到了血鸾来临,以摧枯拉朽之势,强势击杀内奸。

    看,多完美的剧本。

    然后,出了内奸的事,到此是不是就完了?

    当然没完。

    自负点说,秦阳如今的实力,别看才刚进道宫,可真正面交锋,硬碰硬的对抗也好,放冷箭也好,甭管怎么做,就算不拉外援,最后死的肯定也是赤鸾。

    回顾一下之前的事,内奸带进来了臭鼬,鸾字尾号的阵道大师,被人暗算疯了。

    从头到尾,整个巡天使,谁都没有发现内奸到底是谁的线索,甚至逼的血鸾不敢用其他的阵师,不敢让他们去修阵群。

    而这么一个人从头到尾都没有露出马脚的人,会亲自上阵,用杀神箭刺杀,刺杀不成,亲自来动手,却被秦阳用分身这种小手段,耍的团团转?

    秦阳的分身,随便损失也就只是损失一根头发而已,可分身没神魂,最强的一尊分身,实力也会比秦阳低很多。

    巡天使里,能被称之为巡天使的,境界最低的都是道宫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在见识了分身之后,竟然还会被一次又一次的糊弄,竟然分辨不出来?

    秦阳亲身感受过那种诡异的力量,若是意志足够坚定的话,被扭去不成,会疯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赤鸾,基本已经快彻底疯了,也就是说,她智商掉线了。

    她会是那个从头到尾都一直没露马脚的人?

    秦阳觉得,这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。

    她被扭曲了自我意识不假,她来刺杀不假,她偷袭血鸾不假,所有都是真的,那在所有人看来,她就是那个内奸。

    可秦阳就觉得,所有都是真的,但就最核心的一点是假的,她绝对不是那个大家都认为的内奸。

    或者说,她只是个小内奸,真正的大内奸,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而这个人,一定是想要除掉他秦有德,除掉这个唯一被完全信任,可以随意接触阵群核心的人。

    等秦阳死了,想不用别人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第一步,当然就是要拦下他,不能让他回大嬴神朝。

    回到了大嬴神朝,谁敢把秦阳摸一下试试,想杀秦阳,起码来个法身境界,可法身境界的强者,一个个都是有名有姓的,要么是身后有大势力,谁脑子有问题了,在新帝最强势的时候,眼巴巴的来给送一波人头,让新帝立立威。

    秦阳一直在想,对方到底要怎么拦下他,只要有动作,自然就能看出来什么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还是抓不住什么有用的线索。

    唯一可能有用的线索,应该就是那头潜入进来的黑雾虬龙。

    现在能排除掉嫌疑的,就三人,这三人都是那种绝对不会主动背叛,只可能被扭曲意志的人。

    紫鸾肯定没问题,她绝对是死忠里的死忠,跟嫁衣一起经历的事多了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话不多,爱看书的修士,她什么时候智商掉线了,那她肯定是开始被扭曲自我意志了,但目前,肯定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至于血鸾,那更不可能有问题,血鸾是谁都怀疑,她连自己都怀疑,从外层战场回来的时候,她自己的检查,用的时间最长,完事了还继续隔离检查。

    至于秦阳最熟悉的青鸾,这种看起来不着调的姐姐,神经粗如钢筋,她若是中招了,肯定第一时间就炸了,根本藏不住。

    排除掉可以信任的,那剩下的,统统都是不可信任。

    秦阳觉得之前的想法果然没错,小本本上记下的,都是只能根据现有线索和情报,做出的目前的判断,是不能作为最终结论的。

    现在是时候重新更新一下了,嫌疑人要重新变化了。

    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录(快捷键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